推广 热搜: 疫情  定额  住建厅  建造师  增值税  河南省  江西省  全过程工程咨询  闽建〔2018〕  图集 

工地上的项目经理私生活乱吗,吃喝嫖赌是必须的吗?

   日期:2021-03-29    
核心提示:我妹找了个机电安装公司的项目经理,有二建证书。谈了快一年了,项目在市郊,但是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打电话过很久才回过来,

我妹找了个机电安装公司的项目经理,有二建证书。谈了快一年了,项目在市郊,但是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打电话过很久才回过来,或者第二天回。感觉不靠谱,但没有实锤。有时候就说自己应酬喝酒喝醉了,我想问问这一行是不是都这样啊?他唱歌还挺好的,貌似经常去KTV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一行的小领导都是吃喝嫖赌抽?他们项目都在市区附近不会远走他乡应该,因为是本地的省建集团外地工程比较少。这样的人可以继续谈吗?适合结婚吗?




加在前面。

这条回答是我得赞最高的一条,虽然我写的很隐晦,也无意泄露什么人的隐私,但是毕竟铁路工程圈子也不是很大,还是有很多人找到了熟人。

这倒也无所谓,我只是把我经历的最真实的情况呈现出来,很多人说我可能只是上半场先生,先半场还没有到级别,也许吧,不否定,但是真的说实话,在工程局呆的那两年,还有现在出来这么多年甲方,我的圈子离题主说的很远。

无非是吃饭喝酒,然后偶尔会去唱歌,其他,就只是听说了。

大部分人的误区是把项目经理和小包工头混为一谈了,无意贬低包工头,但是他们接触的民工、极少数jl,确实有这个爱好,不否认,这些也只是我们的酒后的谈资而已。

有光明的一面,就会有阴暗的一面,哪行哪业都是一样,现在放下手机,归拢归拢你自己单位,自己身边的男男女女,里边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恶心事知道吗?

善待项目经理吧。



从读研究生起,一直在工地呆着,到后来参加工作,由于是甲方单位,打交道的基本都是总工和项目经理,一个高铁项目下面七八个标段,每个标段基本四五个分部,接触的项目经理和项目总工很多,也算是有一定的发言权吧。

不匿名了,也许会碰到熟人。

我就按时间顺序来说一下我大概印象比较深的几位项目经理吧。可能内容比较多也比较乱。

第一位,我在研二的时候,按照导师的安排,去了福建的一个客货共运的设计时速200的项目上(有哥们估计已经猜出来了)。我刚到分部,被安排在和项目经理一个宿舍。

项目坐标福建北部,纯山区。

经理姓刘,山东人,个子不高,平时挺严肃,可能觉得我是个外来人,迟早会走,因此我感觉他好像对我说的一些除工作之外的话比较多,很多涉及家庭生活之类的。经理爱抽烟,也算爱喝酒,但酒量不大,喝完话很多。科班毕业,技术出身。

刘经理的几个特点:

1.图纸必须摆放清楚,专图一摞,通图一摞,四电的接口的图纸一摞,平纵断面图必须放在盒子里等等,然后按一定顺序摆在一个专门的会议桌上。谁都可以看,但是看完必须放回去,按顺序码好。否则,会被骂死。

2.连续梁、二衬打灰前,必到现场,福建的夏天比较热,打灰基本晚上,动不动就后半夜,但从来不会缺席。

3.干完一天的工作,回去洗脸洗脚,完后打开空调,床上一趴,被子一盖,打开一建书学习。大概半小时左右,开始打电话,他有一对双胞胎姑娘在老家,三四岁的样子,嘻嘻哈哈聊半天,完事再看半小时书,睡觉。这是大多数晚上的状态。

4.也有睡不着的时候,就喊我,再叫上几个其他的技术员,先把摩托车推到项目部外头老远,才发动起来,大家去县城吃烧烤,唱歌。

5.我在那里呆了两年,他喝多那么四五次。每次回去和我说到大半夜,中心思想基本两个方面:

一是,兄弟,你留在这里,我和公司xxx副总老同学,我让他带你,不过几年,你肯定飞黄腾达;

二是,兄弟,这工地不是人呆的地方,呆久了想走,结果还走不了,要走你就趁早走,或者干脆别入这个门!

6.他很好学,看我用midas和ansys建模算东西,隔几天就会问我,他想做个什么什么小工装,让我帮他建模计算,看看行不行。

这就是我认识的第一位项目经理,一位认真、好学、孤独、矛盾的项目经理,我和他一个宿舍,天天同吃同睡,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严重的不良嗜好。相反,我们项目上一个成了家的年轻技术员反而是老常客,动不动回来给大家说这个女的怎么样那个女的好不好,大家也就像听故事一样一笑了之。

第二位,我上班第2年认识的。

项目坐标内蒙古集宁,经理姓吴,弗兰(湖南)人。

个子很小,很瘦,少量抽烟,酒量不大。文质彬彬,待人接物礼貌很是到位,也很少听到他在办公室或工地上对下面人骂骂咧咧,好像连个亮嗓子都很少。

就这么一个柔弱的人,在工地长期阻工,严重影响工期的情况下,从老家调来三大巴的扛霸子,自己亲临现场指挥,一把将当地的势力摆平(内容不细说了,有过工地经历的人应该明白),然后坐上谈判桌,解决了让各方头疼的、难以调解的、而且还是历史遗留的阻工难题。

吴经理手下三员大将,总工是西南交大的,甚是精明;管生产的一位副经理,24K纯土匪气质;管安全的安全总监,一个大忽悠。现场基本全权交给这三人,他自己游山玩水,结朋待物,很有文豪气质,业余生活也甚是高雅。

这是我说的第二位项目经理,文弱、爱吃水果、善于驭人、有魄力有能力的项目经理,手里证件一大把,项目快结束的时候,调到湖南当指挥长去了。

第三位,我上班第4年的时候认识的。

坐标还是内蒙,因为我工作单位在这里。经理姓王,现住北京,老家哪的人我还真不清楚。

抽烟不多,喝酒一斤起步,当初在预制梁场认证的时候,组长外号“四双先生”,出来办事规矩:晚上两包烟,两斤酒,到两点,剩下那个双,我就不明说了。王经理在招呼到位别的组员以后,还硬是把这组长招呼到底,送进了宾馆。一役定大局,全线第一个通过认证,也一战成名。

但他本人并无什么过分的不良嗜好,平时喝酒也很少。他跟我聊过好多次,他的愿望就是尽早挣够钱,走人。虽说他北京已经三套房了,但是有三个孩子,觉得还差点,所以一直没有脱离这个他早已厌恶了的行业。

第四位,差不多也是第四年认识的。

坐标河北,经理姓张,湖北人。

爱抽烟,不爱喝酒,但是喝起来,谁也不怵,说干就干,没二话。

科班出身,技术大拿,精明强干,生不逢时。这是我对他的总结。

心比天高的一个人,喝多了也是出口成章,满脸不得志的落寞神情。胸怀大志,无奈现实太过复杂,始终屈服在关系网之下,大半辈子熬了一个分部经理职位,以至于有些心灰意懒,发展了不少偏门爱好。

还有很多项目经理,各有特色,大家交道虽然不深,但是还是大致了解他们的脾性,就这么一个圈子,一起一呆三四年,有什么事情也都互相了解。

唯独有一点我没有听说的就是:嫖赌。

我媳妇都问过我,听说工地的领导们都很乱,为什么听你回来描述的,貌似都很正呢?

也许是他们伪装的好吧。

但是我了解的他们真实的一面是:

置身于工程这个微妙的关系网中央,心灵早已磨碎,唯一的生产力就是身体。

请大家为他们正名。


简单补充一下,参与的人挺多,我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这么多人我有点心慌。

但是我想说的是,这是真实的事情,起码是我眼里看到的真实的事情,也许有的朋友说得对,是我交情浅,没有发现,也有可能。

最后说句,参与这个话题的,估计十有八九都是搞工程的,都是同行,还请关注一下小弟,谢谢各位。


补充一句,请见谅,那些点名道姓的,说出单位名字的,我就删掉了,勿怪。

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,也许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并不相同,有些人对于经理的理解层次很低,感觉就是个包工头的水平,有些人说的基本是一些市县级的建筑公司的小项目经理,不可同日而语。

但大家各抒己见就好,不要把个人名字和单位名字亮出来,那我就手动删掉了,不好意思。

大家讨论话题,而不是嘲讽,更不是泄愤。借用下面麻雀兄弟的话,我觉得很有道理。

“大家都是人,道德底线不一样,特LP不也嫖娼,王sic喜欢找网红,刘qd弄个大学生,黄hb玩二性人,这事上面没必要分什么三六九等。对我而言,室内吸烟比嫖娼更没道德。当然了,嫖是犯法的,我个人是抵制的,也不提倡。"


回答也有好多天了,点赞和评论加起来约五千了,我觉得现在的答案基本有了一定的代表性,我今天上午仔细的看了一下,大概分二种:

第一,最多的,肯定和佐证了“项目经理确实是乱”这个话题,大家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我很欣慰,你们都能耐了。

第二,次之,一是说我不说真话的,二是说我没有进入这个圈子。也许吧,也但愿吧,如果真是这样,我还不稀罕进这个圈子。

总之,有光明就会有阴影,下面一小波刚毕业的学弟学妹甚至是还未毕业的小朋友们,希望不要受那些负能量影响,试问,哪个行业没有暗流?


我曾经经历过北方高速当时最大的一个项目,投资100多个亿吧。

先说时间,10年前。那个时候和现在不太一样了,现在环境好,气氛好,变化很大。

很多人不理解交通行业为啥收费那么多还连年亏损。其实主要原因就是有些地方营收根本不高,基本没车,但是路还是要修的,不修这个地方永远也发展不起来。造成了营收好的路需要背负营收不好的路的债务以及养护,这是国家发展战略,交通发展战略。

跑题了,说项目经理。

我所在单位是业主,接触项目经理不少。当时项目27个路基标、8个路面标、100多个附属工程标段。

也就是说项目经理有140来个吧,大大小小的都见过,水平高的,水平低的,也都见过。

说不上了解,但是对于工地生活,对于题主问的私生活,吃喝嫖赌什么的,多少了解一些。

简单说说吧。

具体到私生活乱,这个东西,一个人一个理解,你说上级部门来领导了,陪着吃个饭,喝个酒,拉拢一下关系,这个叫不叫吃喝?这种情况就比较常见了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对于历时两年的工程来说,常年驻扎工地,项目又很大,每天迎来送往的情况经常发生。别说处级领导了,科级副科级过来你也得出来照个面。所以基本每天一顿酒是常态了,但是未必每天都喝多。酒桌上大部分也是围绕自己项目部的事情跟领导诉苦,跟领导说自己有多难。很少见到听到在酒桌上聊哪个姑娘,哪个KTV咋样咋样的。原因也很简单吧,负责数千万乃至上亿的项目的经理了,脑子里要是不琢磨工程的事,整天想着怎么耍,肯定是会把项目弄黄的。

吃喝嫖赌我只能说在那个时候还是有的,但是不常见,非常少见。一般项目都在偏远的地区,欠发达地区,你想啊,就因为不发达才要修高速啊。

去吃个饭要跑十几公里,去安排领导住宿至少得去县城吧,也得开车二十来公里。项目部一般都是临时占地,然后项目完成以后要赔偿复耕,恢复成农田。所以都在荒郊野外。不光高速,高铁、电力、水利,都差不多。

还有一个比较主要的就是真的忙,没有哪个项目部、哪个项目经理不忙的,尤其在现在基建速度如此之快的环境下。

地方事务非常多,2009年吧,我记得有一天早上,突然接到电话,说某某项目部被村里的人给砸了。当时领导非常意外,因为电话里说打砸项目部的是周边村里的老百姓,也不是什么黑恶势力,也不是地痞流氓。

我当时只是个小跟班,就跟着领导一起去处里这个事。过程就不说了,当时看到项目部玻璃没了,用彩钢做的房子也烂了,电脑显示屏一个个的都是大窟窿,凳子椅子缺胳膊断腿。

项目经理住院,几个办公人员受伤。

原因是什么呢?原因是运砂石料的车在村边过的时候把庄家压了,村书记带头过去要钱,张口要6万。结果没谈成,拉扯起来动起手来,有个老头一个电话村里七七八八的人们就都来了。

类似事情挺多的,我不是说弄坏了庄家不该赔,也不是说咱百姓要赔偿不应该。我是说项目经理在项目部,在项目一年甚至几年的经营过程中,真的是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操行,都要弄好。弄不好一件事就有可能带来很大很大的麻烦。

还记得有一次,我到夸铁路的一个项目去办点事,没看到他们项目经理,就问了一下,办事员说项目经理住院了。我当时挺诧异的,那个项目经理40多岁,体格健壮的很,怎么突然就住院了呢。

原来两天前的一个晚上,项目经理安排手底下的人们去吃饭,出来时候被一帮人埋伏,对方十几个人,拿着钢管,项目经理护着几个女孩子先跑,自己被打断了腿。

那帮人最后被绳之以法,他们的目的是想往项目部送砂石料。没谈拢,来报复的。

项目经理啊,是个严谨危险的活,是个体现能力水平的活,是个检验一个人到底有没有真本事的活。

至于什么生活很乱,是否吃喝嫖赌,我觉得,他们可能没那个时间吧。

上几个图,当时在工地拍的。


 

附件请到造价文库中查找下载

打赏

 
更多>同类造价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信息
推荐造价资讯
点击排行
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代理招商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造价者  |  违规举报